享誉世界的经典设计案例

2011/03/30 • 头条, 观点Views: 682

0

/本刊记者 闫芬 陈阳

ZIPPO传奇

和牛仔裤、可口可乐一样,ZIPPO打火机已经成为美国的标志之一。

这样一种几乎成为打火机的代名词、开关机头时能发出清脆的咔嚓声、耐风性为时速32英里的小玩意儿,是许多吸烟者的最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拥有一款中意的ZIPPO打火机是一个男人的骄傲。

ZIPPO存在的75个年头里,有太多传奇故事跟它联系起来。比如,鱼腹中闪闪发光的ZIPPO打火机崭新如初,一打即燃。比如,一个放置在左胸口袋里的ZIPPO打火机救了一个美国士兵一命。比如,遇难者借助ZIPPO打火机稳定的火焰发出求救信号。伴随着这些传奇故事,ZIPPO的名声也被广泛传播。

当这些故事被人们口口相传的时候,ZIPPO就不再仅仅是一种能点燃香烟的产品,而是神奇地成为一种文化象征。事实上,相当一部分ZIPPO打火机是被那些不吸烟的人收藏了起来。对于这些人来说,做工精良、设计精巧的ZIPPO打火机的确是一件上乘收藏品。

那么,ZIPPO是如何凭借出色的设计迷倒了世人的?ZIPPO的产品理念是简单、坚固、实用。美国人乔治·布雷斯代感叹于上个世纪30年代拉链(ZIPPER)的伟大发明而把自己的产品命名为ZIPPO时,意图很明显,就是希望自己的打火机简单、管用。

ZIPPO打火机构造简单,但却异常坚固。灵巧的长方形外壳,0.27英寸厚的镀铬铜制外罩,再加上0.18英寸厚的不锈钢内衬,盖面和机身之间用铰链连接,在火芯周围加上了专门为防风而设计的带孔防风墙。玻璃纤维制成的火芯可以保证燃烧的可靠性,可以使用73000次的燧石轮。ZIPPO打火机还使用了独特的燃料。虽然ZIPPO的防风设计举世闻名,但是ZIPPO最关键的技术在于其火焰本身。ZIPPO打火机并不是人们所常见的那种燃气型打火机,它的燃料是一种非常稳定的石油提炼物,这种液体燃料隐藏于防风墙里的机芯上,甚至你可以认为ZIPPO打火机就是一盏能防风的油灯。

事实上,75年来,ZIPPO打火机的外形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它。它每天生产65000个打火机,但是从来都不会滞销,世界各地的人们对这个小玩意儿爱不释手。

 

可口可乐的瓶中事

尽管现在的可口可乐是以罐装或塑料瓶装出售,但在电视广告上,可口可乐却总是以玻璃瓶出现,这经典的诱惑曲线几乎与神秘的可口可乐配方同等重要,成为可口可乐的代名词。

1886年可口可乐诞生的时候,其瓶子的形状采用了直桶形瓶子,这对可口可乐的销售造成了很大不便。当时大多数零售商是将瓶装饮料放入装有冰水的大桶里销售,口干舌燥的顾客在购买时得撩起袖子,在冰水中摸索。

关于可口可乐瓶身设计有很多传说,其中一个是这样的:一位名叫亚历山大·山姆森的玻璃工人在同女友约会时,女友穿着一套连衣裙,臀部突出,腰部纤细,非常好看。约会结束后,他突发灵感,根据女友穿着这套裙子的形象设计出一个玻璃瓶。经过反复修改,瓶子设计得非常美观,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亚历山大·山姆森立即申请了专利。

当时,可口可乐正受到百事可乐的冲击,市场销量一直徘徊不前。可口可乐的决策者坎德勒在市场上看到了亚历山大·山姆森设计的玻璃瓶后,认为非常适合可口可乐,于是他主动提出购买这种瓶子的专利使用权。

这种瓶子不仅美观,而且使用非常安全,易握不易滑落。更令人叫绝的是,其瓶型的中下部是扭纹型的,如同少女穿的条纹裙子;瓶子的中段则圆满丰硕,如同少女的臀部。此外,由于瓶子的结构是中大下小,当它盛装可口可乐时,给人的感觉是分量很多的。

这种曲线瓶子给人以甜美、柔和、流畅、爽快的视觉和触觉享受。工业设计师雷蒙德·洛伊对可口可乐窄裙瓶的评价融入了更多的感情色彩,他称这种造型完美的瓶子女人味十足

采用这种曲线瓶子后,可口可乐的销量飞速增长,在两年的时间内,销量翻了一倍。

 

永恒的大众甲壳虫

谈起大众汽车的甲壳虫,人们会想到它在当时无与伦比的优点:廉价,结实,实用,操控性能好……但是让甲壳虫汽车成为经典的最重要原因,仍在于它那经典的外形设计。

20世纪60年代,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问题:甲壳虫为什么不变化一下外形?大众汽车的回应则是广告中一个画着甲壳虫车尾图案的蛋,并且说:有的外形不可能再改进了。

20037月,甲壳虫在墨西哥停产的那一刻,大众汽车履行了自己的诺言,1931年设计、生产的甲壳虫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始终没有改变过它的外形。在墨西哥这块最后的市场上,当政府要求今后出租车只能用四车门的车型时,甲壳虫选择的是放弃而不是改变。

不可否认,甲壳虫简洁的设计在当时与第一款量产轿车福特的T型车相比,具有了超前的现代感。但人们眼中的时尚总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时刻变化着的,甲壳虫也不例外。实际上,从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诞生到战后量产的过程中曾经有过一次重要的改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众汽车在英国占领军的托管下,从一个军备生产厂回归轿车生产厂后,生产出的甲壳虫与原型车相比有了明显变化:车的前部被加长了,而且有了更加夸张的弧度;两个前灯从中间移到了两边的轮框上方,像两只可爱的大眼睛。这种变化使它从一个冷酷的金属壳子变成了有生命的卡通玩具,充分迎合了战争阴云散尽后人们重拾生活乐趣的心境。

正是这种充满情趣的造型,甲壳虫走到哪里就把快乐带到哪里,让人无法不喜欢它。特别是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人们爱透了这个物美价廉、结实耐用又具有良好操控性能的甲壳虫。

甲壳虫创造了人类自进入工业化社会之后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品牌神话之一。现在,老甲壳虫虽然不再生产了(由新一代甲壳虫替代),但它的传奇永存。

 

诺基亚:越感性越动人

自从2005年诺基亚发布N系列新品开始,N系列便注定成为了耀眼的明星。而N95则是N系列近乎完美的集大成者,甚至获得了美国科学杂志《Popular Science》的Best of What’s New年度100项科技发明奖。

集前锐功能、潮流设计和丰富多媒体体验于一身的N95,通过对数代产品的改良,成功地对数字融合概念进行了完美的诠释和演绎,通过移动终端、互联网、静态和视频拍摄、音乐、电子邮件等诸多功能的有机结合,打造出超越传统手机的终极手机现代理念。

N95的总体设计十分大气,豪放之中又隐约显现出婉约细腻。整体造型流畅完整,没有繁杂的细节,几个主功能按键整合在面板下端,亚光材质镜面处理的搭配让整体面板增添了几分精致婉约;转角线条流畅硬朗,整体层次丰富,在简洁中突出了设计的魅力。机身背部采用橡胶漆多层涂料,增加了产品的耐磨度,材质上的对比突出了产品的质感和设计含量。

2000年开始,诺基亚就将占据工作量85%的对产品形状的设计工作转移到对产品的使用情境设计、与用户的互动关系和提供给客户什么样的服务上。在这个过程中,诺基亚的产品越来越感性,越来越贴近用户。正如今天我们看到的N95手机,就是诺基亚为用户设计的一种体验性经历、一种对未来的畅想、一种生活方式的引导。因此,除了关注它的设计、功能,更要从N95中感悟到设计师预想的未来。

 

兰博基尼:只比设计,不比赛道

在意大利乃至全世界,兰博基尼是诡异的,它神秘地诞生,出人意料地推出一款又一款让人咋舌的超级跑车。兰博基尼最能代表罗马2700年的历史,兰博基尼生来是法拉利的敌人,也注定是世界所有超级跑车的强劲对手。每一个棱角、每一道线条,都在默默诠释兰博基尼近乎原始的美。

作为世界三大跑车品牌之一,兰博基尼一直是经典跑车的代名词,以惊人的动力输出配合极具侵略性的流线外形创造着极速传说。只比设计,不比赛道是兰博基尼独一无二的造车哲学──做漂亮的跑车,却不沾染街头狂飙的功利色彩。

兰博基尼的一大主流车型是Countach。在跑车风靡的上个世纪70年代,各种款式的新跑车层出不穷,如何奠定自己的风格标新立异,是当时跑车制造商立足车坛的唯一标尺。马赛罗·肯迪找到了突破口,他设计的兰博基尼Countach5000S跑车,隐藏着的前大灯突破了传统车型,前挡风玻璃与车头形成一个平滑的斜面,车身侧面有三个进风口,这不仅是为了冷却发动机而设计的,还能使车身的整体造型具有强烈的雕刻感,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阳刚之气,每一根线条和每一个棱角都显示着不羁的野性。特别是其向上方打开的鸥翼式车门,给人一种超级汽车的感觉,直至二十几年后的今天,还让人感受到设计师的超前意识。这款跑车被认为是汽车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为今后楔型汽车的造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兰博基尼超级跑车虽然几经易手,但其始终传承不变的乖张荒诞与不合情理使其数十年来成为世界车坛追逐与猎奇的焦点。

 

多变Swatch

1985年,在Swatch之父尼古拉斯·G·哈耶克的努力下,瑞士制表行业两大集团ASUAGSSIH终于合并,成立了Swatch集团。

当时的背景是,瑞士制表行业已经在世界市场上独领风骚几十年,但在半个多世纪里,瑞士制表企业的设计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依然把目标定位于那些富裕、保守的消费者。而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随着廉价数字手表的兴起,在日本西铁城、精工和卡西欧等新兴企业的竞争下,瑞士制表业逐渐萎缩,10年间,瑞士制表业的工人数量从90万下降到30万。

Swatch的出现则改变了市场格局,引领了瑞士制表行业的创新,使得瑞士表能够再次成为世界第一。哈耶克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力图给手表注入情感,使其在保证高质量的同时成为一种招人喜欢的装饰品。为了达到这种目标,Swatch革命性地使用了塑胶和其他人造物料作为手表的材料,将手表的结构简化,不再分为表壳、底板、镶嵌板三部分,而是将表壳与镶嵌板合二为一,行针零件等从上面镶上,最后才镶只有零点二四毫米的石英。

你的产品是什么不重要,消费者认为你的产品是什么才重要。深谙此道的哈耶克不断传播一种理念,试图让消费者改变以往一块手表几乎用一辈子的习惯,让消费者习惯在不同的场合戴不同样式的手表。Swatch的口号是:你有第二座房子,为什么不拥有第二块手表?”Swatch不仅仅意味着Swiss Watch(瑞士手表),也意味着Second Watch(第二块手表)

第二块手表的概念让Swatch成为时尚潮流的引导者,可是在多变的流行文化面前,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Swatch只有通过不断创新的设计来刺激消费者的兴趣。从1985年开始,Swatch每年都会邀请全球知名的艺术大师,包括画家、音乐家、建筑师甚至气象学家等,为Swatch设计Art Special系列,以反映当时的风尚潮流及文化。“Swatch唯一不变的,就是它不断在改变!”Swatch每年都会推出春夏、秋冬系列新产品,款式超过300个。如今,Swatch已经成为时尚的同义词。

 

联想:以奥运火炬之名

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设计方案的竞逐中,联想设计的 祥云方案在全球388个竞标方案中脱颖而出。火炬的主题元素包括作为中国传统符号的云纹,代表中国四大发明的纸以及承载千年中国印象的漆红。

2007427日,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的设计者,联想正式面向全球限量推出了两款奥运火炬机型──天骄和锋行火炬纪念版。联想限量推出的2008台火炬机型(天骄、锋行各1004台)每台拥有全球唯一的编号,设计兼具传统东方文化底蕴与现代时尚科技于一身,具有特殊的收藏价值,上市后反响热烈。

两款限量版火炬机型在设计时,主要采用了火炬的漆红和火炬接力的火凤凰两种元素,将中国文化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传递给全世界。从颜色上看,在原有天骄系列银白色的简约、高贵设计风格的基础上,设计师以极为前沿的理念和巧妙的手法,对奥运火炬限量版天骄主机的前面板采用了大胆的火炬主色调──中国漆红,体现了几千年中国文化历史沉淀的漆红色彩饱和而富有力度,热烈而稳重。屏幕顶盖采用仿汉代漆盒材质,避免了手持设备时手滑。打开屏幕顶盖,操作平台上的祥云雕花与位于左下角的2008年北京奥运火炮标志形成了呼应,愈加凸显了这款笔记本的珍贵意义。

作为 2008 年北京奥运会顶级赞助商,这款以奥运会火炬为主题的笔记本产品将推动联想奥运品牌营销不断深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Keywords: 新营销 新营销